当前位置:主 页 > 时政资讯 > 时事资讯 >

2020年时政热点:集中资源 合力攻坚深度贫困

2020-07-29来源:未知

巍巍凉山,白云缥缈。前不久,好消息从“云上的村庄”传来——位于海拔1400米悬崖上的阿土列尔村告别悬崖和天梯,从高山上陆续搬进县城新居。“好多游客找我做导游,要去悬崖上的村子看看,还要买我家的核桃。”村民莫色子哈今年收入过万元没问题。

目前,四川最后7个贫困县待摘帽,全部集中在凉山彝族自治州,总计300个贫困村、17.8万余名贫困户。为彻底终结困扰凉山大地千百年的深度贫困,四川集中资源、合力攻坚,各县采取了哪些举措?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记者进行了调研。

交通条件制约

产品走出去难

规模种养、对接市场,降低成本风险

【案例】“种出来还得卖出去才行。”走进金阳县山江乡老寨子村,村民殷登开家种植的10余亩花椒和小麦迎风摇曳。“小麦亩产能上千斤,花椒每亩能打200多斤。”如今县里有物流补贴,农产品能卖个好价钱了。

农业产业致富,交通物流保障必不可少。老寨子山高路远,距离县城70多公里山路,开车需要两个多小时。高企的物流成本,曾让村民望山兴叹——雇车拉进城卖,算上油费,几乎要折本。

【挑战】受交通制约,凉山州农牧产品“走出去”物流成本高。部分贫困村产业规划处于起步阶段,贫困户从事种植养殖产业呈现分散化、风险大、成本高等特征。

【举措】目前,金阳县已出台奖补方案,整合涉农资金4500万元,对9月底前能见效的贫困户实施每户总额不超过3000元的产业扶贫奖补,鼓励具有一定劳动能力和劳动意愿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短平快的种植养殖产业。“短平快的产业见效快、风险小,更适合当前。摘帽后,可通过组建合作社等长远机制巩固脱贫成果。”该县扶贫移民局负责人表示。

助力对接市场,降低脱贫风险,金阳县引导种养户与县农投公司、专合组织、批发市场等签订购销合同,以销售定种养,缓解“卖难”。目前,全县签订蔬菜供销单1500亩、生态养殖单80.78万头(只),今年还鼓励社会各界认购贫困户农产品达1.1亿元。

在布拖县,马铃薯、黑绵羊等特色传统产业正规模化推进。“一乡一业、一村一品,实现各乡镇甚至各村产业的规模效益,增加在相关农产品市场中的议价权。”该县扶贫开发局局长沈金文表示,通过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全县仅粮食作物种植面积便能达到38万亩以上,年产量能达到10万吨以上。

目前,布拖全县190个村都成立了集体经济性质的专业合作社,村集体经济收入大幅增长。近日,3600亩高原蓝莓产业扶贫增收项目正在拖觉镇加快建设。“建成后,通过集体经济带动,贫困户以土地入股或者参加田园劳作,就能实现稳定增收。”拖觉镇镇长金星贵说。

搬迁任务较重

项目多工期紧

加快基建、做好配套,搬得出能致富

【案例】“老乡,你们挖的这条排水沟没弄平整,到时候雨水要倒灌进屋子里的!”近日,中建二局驻凉山州农房巡检组成员高良忠走进越西县铁西乡阿支吾村,该村易地扶贫搬迁的新居聚居点即将完工,正进行排水、防火等设施复检。

“树挪死,人挪活”,让生存在高山地带和地质灾害易发地区的群众脱贫,易地扶贫搬迁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之一。为确保贫困群众“搬得进,住得下”,建设单位纷纷派出工程人员支援。目前,高良忠已在凉山检修了数百处新居聚居点:“建设进度要加快,房屋质量也不能马虎。”

【挑战】凉山州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占全省总数的25.7%,任务重、工程多、压力大。例如,越西县目前共规划130个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涉及搬迁群众近2.2万人。与之相配套的教育、医疗、水电等任务较重。“规划项目多、工期紧,同时盯着质量和进度,一线干部压力很大。”该县扶贫开发局负责人表示。

【举措】单元楼、柏油路、绿化带、太阳能路灯……越西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城北感恩社区,共安置17个乡镇38个村高海拔地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1421户6660人。目前全部搬迁入住。其余129个安置点涉及建档立卡贫困户3517户15154人,采取原村易地安置和跨乡跨村的方式安置。

“对于大部分老百姓来说,教育是最关键的。”城北感恩社区党支部专职副书记罗保才说,从高山到县城周边集中居住,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孩子们的学习条件有了更大提升。目前已配套小学1所,幼儿园2所,在社区2公里范围内还有3所中学,100%满足搬迁群众子女就近入学。社区还设立了1所医疗服务站,配备5名医务工作者,医疗卫生基本需求有保障。

美姑县易地扶贫搬迁共惠及10694户53223人,205个安置点主要分布在牛牛坝乡等4个乡。“以产业扶持、劳务就业、公益岗位安置、低保兜底为抓手,采取一户一策方式。”该县主要负责人介绍,全县统筹整合各类帮扶资金3600万元,在各乡镇设立100万元返贫风险基金,同步推进防止返贫和稳定脱贫工作。

在美姑县洒库乡,新居聚居点距离乡镇场镇较近,形成了大邻里服务圈,为搬迁群众提供吃、穿、住、行、乐等一体化服务。“病有乡卫生院可医、学有乡中心小学可读,依靠集镇资源解决居住配套。”该乡综合帮扶工作队队长牟长申介绍。

责任有待压实

作风亟须改进

重点摸排、严格监督,整治基层组织涣散

【案例】4月,喜德县鲁基乡大埂村原村委会主任吉伍克哈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使用大埂村村民低保补助资金,数额较大,已涉嫌贪污罪。喜德县还曾经发生过村支书弄虚作假截留补助资金、银行员工侵占扶贫资金、乡镇干部虚报冒领并克扣孤儿补助金等事件。“教育不够、监管不力、执行不严,导致乱象频发。”该县县委一名主要领导曾表示,不良风气影响了脱贫攻坚的进程和党的形象。

【挑战】近年来,贪污、挪用扶贫资金的乱象在凉山州时有发生。摘帽在即,少数干部出现动力不足或懈怠情绪。

【举措】为解决资金拨付“跑冒滴漏”,四川出台政策,将各类补助资金直接发到社保卡,各类资金的经办银行机构“点对点、一项项”发送提醒短信,彻底解决一户多卡、多头发放等问题。目前,凉山的扶贫补贴项目已全部通过社保卡实施阳光发放,贫困户“一人一卡”。

前不久,凉山州委组织部开展基层组织集中整顿提升。重点对尚未退出的300个贫困村“两委”班子进行全覆盖摸排,整顿班子不团结、不理事等6个方面问题。集中整治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455个,撤换不胜任不尽职的软弱涣散村党支部书记116名。实施优秀农民工回引培养工程,回引培养优秀农民工村干部5077名,为每村储备2名以上后备力量。今年,该州已调整撤换不称职、不胜任的乡镇主要领导50名、驻村第一书记70名、驻村工作队员226名。

为整顿作风,贫困县也有探索:普格县坚持帮扶力量全员下沉一线,重点盯住住房建设、产业发展等工作,督促帮扶责任人走村入户,同时加强追踪问效问责,县级联乡领导、乡镇党委、帮扶单位“三捆绑”的月考月评制度。该县规定,对连续2个月未完成当月任务的乡(镇)和联系帮扶单位,年度目标绩效考核不得评定为先进等次,帮扶单位负责人、联乡领导年度内不得评先评优,情节严重的将由县委进行约谈提醒和批评教育。

目前,为了压紧压实全员责任,普格县已派出两名县级领导兼任乡党委第一书记,把贫困村划为三类,逐级明确攻坚责任,实行每月综合排名通报制度。

对帮扶力量的履职情况、工作成效等,昭觉县持续不定期督促检查。县委督查考核部门负责人介绍,通过督促检查,将履职不力的驻村第一书记调整为驻村工作队员,由派员单位派出得力的班子副职脱产替换;不称职的驻村工作队员,由派员单位派出得力的中层干部脱产替换。被调整的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员继续驻村开展工作;对履职不力的帮扶责任人取消年度评先评优资格,扣减年度目标考核奖,并移交纪委调查核实处理。

喜德县纪委常委沈志强介绍,当地制定主要部门惠农资金一览表,张贴在乡政府公示栏和各村主干道,让群众知晓每笔惠农资金情况,同时对群众该得却没有得到的惠农补贴逐一立案;通过电视台、微信公众号等宣传相关政策和举报方式,畅通举报途径。

本报记者 张 文

原标题:集中资源 合力攻坚深度贫困(经济新方位·聚焦52个未摘帽县)

文章来源: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0-07/28/nw.D110000renmrb_20200728_1-02.htm

来源:未知

相关资讯